本報記者 黃丹羽《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9日10版)
  在梁明的父母眼中,玩魔術是“世界上最不靠譜的事情之一”。然而大學畢業時,梁明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在這條自己喜歡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他相信,等待他的一定不會是黑暗。
  9月6日,在第二屆中國北京國際魔術大會上,北京阿拉索魔術公司(以下簡稱阿拉索)獲得了“梅林獎之年度最佳魔術公司獎”。從國際魔術師協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托尼·哈悉尼手中接過有“魔術界的奧斯卡”之稱的梅林獎獎盃時,梁明心中五味雜陳。
  阿拉索是梁明在大學期間組建的公司。大學畢業時,站在選擇未來的十字路口,梁明卻絲毫沒有猶豫。
  北京海澱區知春路附近一間15平方方米的辦公室,見證了“幼年”阿拉索的步履維艱。要養活4個剛剛走上社會的年輕人已屬不易,更何況這群年輕人抱定信念,只做“正確的事”。“你必須面對生存,要去掙錢,可正確的事不一定能掙錢。”
  最開始的兩三年,梁明和他的伙伴們把家裡給的生活費都投入在魔術上。有一次,梁明想把一個魔術道具賣到國外去,卻為2萬元成本犯了難。最後,還是家人為他的事業“買單”。“雖然天天和家長吵架,但是在最需要用錢的時候,家裡還是會支持我們。”梁明很感慨。
  每天一睜眼,梁明想的就是“路要怎麼走”。
  最初,梁明選擇靠賣道具盈利,無奈猖狂的盜版產品讓這條路無法走通。轉型做魔術培訓為公司帶來了轉機,卻仍然無法滿足公司的發展需要。一次,梁明幫一家魔術培訓機構編寫教材。當時,他還沒有開口要“出場費”的底氣,只能讓對方“看著給”。沒想到,那家培訓機構竟然支付給他整整15000元。這第一桶金讓梁明十分欣喜,也讓他更有信心。
  青年魔術師孫崢辭去月薪近萬的工作,想做“根本無法生存”的魔術小劇場。在許多人看來,這就是死路一條。可梁明卻義無反顧地支持。他掏錢買了專業的相機設備,為孫崢拍攝演出照片,“客串”攝影師。“從商業角度來說,這可能不是一件正確的事。但是魔術師就想站在魔術的舞臺上,這一定沒有錯。”梁明想要保護的,是魔術師的“情懷”。
  那些年,眼看三十幾家魔術店相繼倒閉,身邊很多優秀的魔術師朋友紛紛轉行,梁明感到十分心酸。“我們能在過去的6年時間中,從4個人15平方米的辦公室,走到了現在40餘人上千平方米的辦公地。作為魔術公司,能夠堅持專註於魔術,能夠活下來,並且一步一步在發展壯大,我想這在中國已算是十分幸運了。”
  有時梁明也會想如果選擇其他職業,自己現在能拿到多少月薪。“但我從來沒想過放棄。讓我能夠生存下去的是一種責任。”梁明說,“魔術需要真正懂的人去管理,我的終極目標就是建立中國的魔術協會。”
  近年來,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北京昌平區接連舉辦了國際性的魔術盛會,讓世界看到了中國魔術行業的改變。“相信在這點點滴滴當中,能夠讓世界看到中國的誠意,讓全世界對中國、對中國魔術行業更有信心。”梁明說,“我們都清楚地知道,中國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場、最有潛力的消費增長、最強有力的政府支持,那麼在未來,在中國,也理應擁有最大的魔術公司!”
  改變大環境,必須從改變自己開始。梁明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夢想過於“遙遠”。幾年來,他一直帶領著阿拉索在尚不夠成熟的魔術圈中尋找出路,並且尋找到了一種最具優勢的生存模式——建立自己的生態圈:“用魔術創造商業價值、用所得收益不斷建設學習型組織、用更多的知識築建陣地減少競爭從而獲得自我保護”。在這個過程中,他也找到了在魔術行業中生存的法則,即“創造商業價值,致力魔術發展”。  (原標題:梁明:有情懷的人,做正確的事)
創作者介紹

15/10

gc20gczb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