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配槍的兩位民警在東單地鐵站巡邏。新華社記者 李文 攝
  參考消息網6月23日報道 港媒稱,北京鐵路警方22日透露,北京四大火車站派出所近日已全部更新槍支,並對警長以上持槍民警進行槍支業務培訓。
  據《香港商報》6月23日報道,新換槍為轉輪手槍。此前的報道稱,由於近期反恐形勢的需要,一線民警配備有97-2防暴槍和05轉輪手槍。兩種配槍中,防暴槍使用的都是非殺傷彈,而轉輪手槍則是實彈。據悉,目前北京四大火車站廣場上除了車站派出所的每個崗位配有一名民警帶兩名輔警外,還有武裝特警和攜犬馴導員也在車站廣場,遇到突發情況將聯合開展處突任務。
  報道稱,此前,在北京警察學院的射擊場內,70名來自海澱公安分局的武裝巡邏車組民警開始了新一輪的槍械強化訓練。培訓教官邵警官介紹快速射擊的流程,從發出“警察!不許動!”的警告之後,民警拔槍、瞄準、射擊,三個動作要一氣呵成,6發子彈在不足3秒的時間內全部出膛。
  
  資料圖片:配槍的兩位民警在東單地鐵站巡邏。新華社記者 李文 攝
  談到民警為何配備的是轉輪手槍,邵警官解釋稱,轉輪手槍可實現快速聯動射擊,遇到瞎火不會卡殼,可迅速扣動扳機,實現下一次擊發,適合緊急警務需要。此外,轉輪手槍的保險繫數較高,走火率幾乎為零,即使從高處意外掉落也不會走火傷人。
  報道說,今年年初,為了確保民警能夠及時處理突發暴力事件,北京警方在全市重點部位、繁華區域全面加強巡邏防控力度。執勤警組配備了長短槍支、防暴警棍、警用電臺等處置裝備開展攜犬巡邏,確保發生突發事件在第一時間有效處置。
  報道稱,5月6日晚,公安部副部長、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長傅政華配備槍支,帶領多位北京市公安局領導分赴北京站、北京南站、北京西站、北京北站等重點區域進行武裝巡邏,並實地檢查警力部署及各項安保措施落實情況。傅政華要求,為有效應對突發事件,民警要爭分奪秒,練就“一槍制敵”的本領。
  【相關新聞】
  港媒:內地民眾呼籲嚴格規範警察用槍
  
  上海民警在街頭佩槍巡邏。
  參考消息網6月12日報道 港媒稱,在發生警察因執行公務時開槍而受到質疑的事件後,內地作出的加強警察用槍對付恐怖分子的決定遭到攻擊。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6月10日報道稱,中央政府歷時一年的反恐行動要求用重武力對付恐怖威脅。在幾起爆炸案和“分離主義分子”襲擊後,全國各地的城市加強了安保,調動了數千名武警在街頭巡邏,並突襲了所謂的恐怖分子巢穴。
  報道稱,首都北京5月允許特警對正在實施暴力活動的恐怖分子直接開槍。但在最近幾個月發生警察在“可疑”情況下向平民開槍的事件後,這項政策招致批評。
  據報道,5月中旬,雲南一名為徵地補償款進行抗議的請願者被特警隊員開槍打死。當地公安局為這起槍擊事件辯護,稱這名男子對群眾安全構成威脅。但當地居民和網民對這種過度使用武力的行為作出譴責。
  兩周後,鄭州一家幼兒園邀請民警到該園傳授安全防範常識,在裝備展示環節,警槍不慎走火射向地面,濺起的水泥碎屑傷及4名家長和一名兒童。此事再次引發對槍支安全的擔憂。
  報道認為,今年3月,在昆明發生的暴力恐怖事件是槍支和反恐政策的轉折點。這場襲擊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傷。官員們稱贊一名特警隊員果斷開槍,在15秒內擊斃數名襲擊者,從而阻止了更多傷亡。
  報道稱,昆明襲擊案是內地歷史上最致命的襲擊事件之一。當時有目擊者說,最先到場的警察大多沒有佩槍,只有警棍。
  報道援引法律專家的話表示,內地的槍支管理規定模糊不清,而且警察或許也需要接受更多訓練來有效地決定何時開槍、向何人開槍。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餘凌雲10日說:“規定是否用槍的相關條例定義得不夠明確。目前警察開槍合法性的主要依據是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條例,其中規定的一些情形太過原則化,實際操作中無法把握。”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院長曲新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真正使用槍支的具體情況非常複雜。他說:“他們既要遵守法律法規,同時還要根據犯罪現場的具體情況來快速作出判斷,這對專業性的要求很高。警察,尤其是一線警察,必須加強訓練。”
  據報道,香港5月也出現了類似的擔憂。一名21歲男子持刀威脅他的妻子,警察開槍將其擊斃。但家屬質疑是否有必要開槍。
  曲新久敦促檢察機關監督警察用槍,併在公眾要求對槍擊事件進行公正審查時介入。他說:“檢察機關要根據自己的獨立調查作出結論,看警察開槍是否合法、合理。”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相關新聞】
  南華早報:北京等地啟動社會面反恐
  參考消息網5月31日報道 境外媒體稱,北京、山東啟動社會反恐,動員數以萬計的志願者參與巡邏、收集情報、反恐應急等工作。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5月30日援引內地媒體報道稱,今年4月25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四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建立健全反恐工作格局,深入開展各種形式的群防群治活動,築起銅牆鐵壁,使暴力恐怖分子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報道稱,北京5月29日正式進入社會面等級反恐,啟動社會面二級加強防控等級,每天將有85萬名平安志願者走上街頭共同參與治安防控。北京還在遠郊區縣、環城地區以及城六區分層設置了“三道環形防線”。
  此外,“人物同檢”的地鐵站增至9個,安檢水平看齊機場,從6月中旬起,在中心區15條線路公交車上,將有1000名乘務安全員上崗。同時,公交集團增加專職警衛、守護人員866人,提高場站看護水平。
  據報道,北京還以社區(村)的書記和治保主任為骨幹,以樓門院長、中心戶長為中堅力量,以巡防員、流管員、平安志願者為基礎,建立了一支近10萬人的“安全穩定信息員”隊伍,收集各類涉恐涉暴情報。
  根據北京《群眾舉報涉恐涉暴線索獎勵辦法》,對於重要線索,獎勵不低於4萬元人民幣。
  報道稱,29日當天,北京還舉行了近期最大規模的防暴演習,動員2800多人、90多部車輛參演。演習內容包括火車站、大客車和某會議中心出現恐怖分子、“刀斧砍殺恐怖事件”、“大規模非法聚集滋事恐怖暴力活動”等。
  據報道,在鄰近北京的山東省,濟南市組建了全國第一個“民間反恐組織”七兵堂保安服務公司“反恐處突突擊隊”,該突擊隊擁有42名隊員,已經開始在火車站執行巡邏任務。
  5月25日起,濟南還從全市的保安隊伍中挑選隊員參加反恐專項業務培訓,將在所有參加培訓的隊員中挑選“精兵強將”,分別組建一定數量的“反恐應急隊伍”,配備鋼叉、盾牌、橡膠警棍、抓捕器和消防毯、滅火器等必要防護和應急裝備。他們除了平時負責本單位的巡邏,還要在發生突發事件時,隨時集結,參與反恐維穩。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相關新聞】
  外媒:中國拉響反恐最高級別警報
  
  暴恐襲擊案發生後,烏魯木齊加強了巡邏。圖為24日的烏魯木齊街頭。
  參考消息網5月25日報道 外國媒體稱,中國官方媒體報道,調查人員已經逮捕了新疆暴恐案的一名嫌犯,並確定另外4名同案嫌犯被當場炸死。
  新疆暴恐案告破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5月24日報道,中國媒體報道稱,當地有關部門22日晚上在新疆巴州逮捕上述嫌犯。
  報道稱,死亡人數已經上升到43人,其中包括4名嫌犯,其身份已經DNA檢測證實。報道稱另有94人受傷。
  媒體報道指出,5名嫌犯來自新疆皮山,長期受宗教極端思想影響,收聽收看暴力恐怖音視頻,之後形成暴恐團夥。報道沒有指明嫌犯的種族或宗教信仰。
  《日本經濟新聞》5月24日稱,由於暴恐事件頻發,中國23日宣佈,在今後一年內將開展一場嚴打暴力恐怖活動的專項行動。展示了將通過最大限度的行動來防止暴恐事件再次發生的姿態。
  據報道,決定明確表示這場反恐怖鬥爭將從“今日起到2015年6月”。之所以要設定明確的期限,不僅是為了表明政府絕不手軟的反恐意志,同時也體現了反恐措施不會在短期內結束。
  報道稱,眼下,在橫貫北京東西的長安街上,不斷出現武警部隊的車輛,武警戰士全副武裝。這是為應對突發事件而採取的新對策。
  報道說,在中國南部的大城市廣州,自5月份發生火車站砍人事件之後,也開始採取與北京同等級別的措施。此外,上海的地鐵也開始有武警進行戒備。
  英國《泰晤士報》網站5月23日稱,在中國新疆早市爆炸案造成多人死亡之後,北京已將反恐警報提至最高等級,並規定所有民警停止休假,北京滿眼是全副武裝的巡警。
  據報道,22日發生在烏魯木齊的爆炸案是該市一個月內的第二起。一直以來,新疆的暴力恐怖活動都處在小規模爆發中,然而近幾個月,暴恐活動迅速升級。
  一位商販稱:“恐怖分子越來越肆無忌憚,他們採取的行動也更極端。”
  報道認為,促使北京決定提高其反恐級別的主要原因,是此類恐怖襲擊的策劃愈發精密,且殘忍程度令人髮指。
  老百姓生活如常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5月23日發表文章稱,23日早上,就在中國近期最慘烈的暴力恐怖襲擊案發生的第二天,烏魯木齊一切如常。賣麵包、賣麵條和賣魚的小商小販開張迎客。飯館里肉飯和羊腿飄香,坐滿了大快朵頤的食客和年輕銀行職員。
  文章說,這座城市的300萬居民仍緊繃著一根弦。新疆當局部署了由全副武裝的武警組成的密不透風的封鎖線。市場和商店的保安要求購物者打開隨身攜帶的背包接受檢查,那些帶著瓶裝飲料的人則被要求小飲一口,以示瓶子里裝的不是汽油。
  文章認為,在烏魯木齊這個繁忙嘈雜的西部城市,漢族和維吾爾族居民試圖展現勇敢的一面,他們稱襲擊不能挑撥離間他們的關係。36歲的漢族商人徐臣(音)說:“大多數維吾爾族人都很友善,惹麻煩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徐臣在新疆出生長大,他的朋友里有很多維吾爾族人。
  26歲的庫爾班·伊斯梅爾是位出租車司機,他的看法和徐臣一樣。他說:“我結婚時請的漢族賓客比維族人還多。”
  另據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5月23日發表文章稱,一起利用汽車和炸彈製造的恐怖襲擊事件,這也是中國不安定的新疆地區發生的最新且最嚴重的襲擊案,暴露出中國政府在打擊暴力恐怖威脅方面的漏洞。
  文章稱,23日,在烏魯木齊前一天發生暴力恐怖襲擊的地方,當地人像往常一樣活動。該地區的許多商店已經關門歇業,不少軍警人員在街邊巡邏。
  文章說,儘管烏魯木齊和中國大部分地區都提高了警戒,暴恐襲擊案還是發生了。政府將最近的多起暴力恐怖案件歸咎於新疆分裂勢力,並加強安保措施,包括在多個城市增加巡邏力量。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偉說:“儘管中國面對恐怖主義威脅由來已久,但在採取更有效的反恐行動方面,中國或許仍處在起步階段。”
  李偉和其他專家指出,當局不應一味加大安保力量,而應採取更為巧妙的策略。李偉稱,提高公眾意識至關重要,也有專家指出中國需要提高情報收集能力。
  文章認為,中國面臨日益嚴重的恐怖主義威脅。與此前主要針對警察和政府官員不同,如今普通民眾成為襲擊的目標。
  【相關新聞】 外電:中國派專家赴新疆 提升當地民警反恐能力
  據路透社5月14日報道,資源豐富並且位於中亞邊緣這一戰略要地的新疆多年來一直遭受暴力活動困擾,最近一系列襲擊事件讓中國全國都感到緊張不安。北京把最近這些襲擊事件中的一部分稱為“恐怖主義”事件。
  官方的《人民日報》報道稱,一支教官團被派往新疆,以“著力提升一線民警反恐處突能力,堅決把暴力恐怖分子囂張氣焰打下去”。
  公安部網站上刊登的一則聲明稱,此次培訓內容包括強化槍械使用以及戰法配合等。
  報道稱,過去一年,有超過100人死於新疆的暴力活動,使中國當局加強了對暴力活動的打擊力度。北京稱其面臨來自新疆分裂分子的嚴重威脅。
  報道援引中國當局的話稱,這些分裂分子中有許多人與外國組織有聯繫,雖然權利組織和一些外國專家聲稱幾乎沒什麼證據支持這種說法。在不同地區最近發生幾起致命襲擊事件之後,一些中國城市已加強了安全措施。[詳細]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相關新聞】
  外媒:中國打響反恐“人民戰爭”
  
  實施“人物同檢”後,27日早高峰時段,北京地鐵天通苑北站外排起了長隊。
  參考消息網5月29日報道 外媒稱,北京地鐵可能是全世界最繁忙的,北京共有16條地鐵線路,每天客流量超過1000萬人次。這是了不起的成績,但也帶來了一個嚴重的安全問題,尤其是在烏魯木齊火車南站爆炸事件和昆明火車站砍人事件之後。
  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5月28日報道稱,由於這種風險的存在,一些北京市民現在正面臨上班難的問題。天通苑北站是北京幾個實施“人物同檢”的地鐵站之一,其他幾個車站多位於城中心天安門廣場附近。
  地鐵站排起的長隊,並非北京地鐵加強安保措施的唯一標誌。據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報道,佩槍民警開始在北京地鐵的5個大站(西單、東單、天安門東、天安門西和王府井)巡邏。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5月27日報道說,中國正在對時下流行的微信等智能手機即時通信服務展開治理行動。據新華社27日報道,3個政府部門將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微信等移動即時通信工具專項治理行動。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網站26日說,在最近的反恐行動中逮捕的一些嫌疑人,通過短信、微信和其他社交媒體進行培訓和宣傳。
  路透社5月28日援引中國國家媒體的報道稱,新疆於27日舉行大會,對55名犯罪分子進行公開宣判、公開逮捕和公開刑事拘留,其中有3人被判處死刑。
  此次大會在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一個體育場中舉行。卡車停在體育場內,車上載著身穿橘紅色背心的犯罪分子以及押送他們的武警。這些犯罪分子因犯故意殺人罪、分裂國家罪、組織領導參與恐怖組織罪等被判刑。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5月27日報道稱,隨著中國掀起全國性的反恐戰爭,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部署佩槍警察、直升機和武警,新疆公安部門日前搗毀了兩個制爆窩點,逮捕了5名重大暴力恐怖團夥成員。
  在不到一個月內發生兩起暴力事件的烏魯木齊,安全部隊已駐守在該市最大的清真寺附近。根據當地媒體報道,學校、超市、購物中心甚至卡拉OK歌廳都加強了安保力量。
  北京也實施了一些最嚴密的安保措施。武警人員也開始在一些主要交通路口值勤。北京另外出動了5架警用直升機在重點地區展開空中巡邏。上海的街頭和地鐵站也有全副武裝的安全人員在巡邏。
  報道稱,這一系列反恐行動及其宣傳表明,北京就近期暴力事件高發所做的應對措施將是長期不懈的。中國當局誓言對恐怖活動發起一場“人民戰爭”。
  美國康奈爾大學的副教授艾倫·卡爾森在不久前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烏魯木齊的爆炸事件表明兩個民族的關係“掀開了令人寒心的一章”。
  但是,報道稱,中央政府本周也出台了一系列旨在消除新疆貧困的措施,這也是默認漢族和維吾爾族民眾間的社會鴻溝對該地區的問題有一定影響。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5月28日刊發題為《中國“向西走”的戰略將終結嗎?》的文章稱,隨著美軍從阿富汗撤出,美國戰略支點轉向亞洲,中國作出了自己的回應。新疆成了新興市場國家和來自中亞及其他國家的能源的重要舞臺,而“歐亞大陸橋”使中國可擺脫任何海上遏制戰略。
  不過,文章說,中國加深經濟改革並擴大全球貿易的渴望與其一貫在新疆宣傳的“維護社會穩定並獲得持久和平”是衝突的。
  文章稱,政府意識到金錢不一定能買來擁戴,試圖通過一系列新政策措施贏得普通維吾爾族人“全心全意”的愛,例如新疆當地政府開始派幹部到基層村莊和社區工作。
  文章認為,很自然,這種行為會帶來強烈反應。但正如在其他地方所見到的,文化疏遠和宗教極端主義的結合是很有煽動性的,這是發生烏魯木齊襲擊事件那樣極端邪惡行為的完美公式。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相關新聞】
  外媒:中國暴恐事件多由境外策劃
  
  5月24日,武警在烏魯木齊一處廣場外警戒。
  參考消息網5月26日報道 美國詹姆斯敦基金會網站5月23日發表題為《北京、昆明、烏魯木齊、廣州:變化中的反華“聖戰”者形勢圖》的文章,作者為該基金會研究員雅各布·澤恩。文章稱,2013年10月28日,北京天安門廣場遭遇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汽車炸彈襲擊事件,在這之後的大約半年時間里,中國境內經歷了一系列其他的恐怖襲擊。5月22日的烏魯木齊暴力恐怖襲擊事件更加明確表明,中國境內近期發生的襲擊事件是經過協調的反華好戰行動的一部分,它們很有可能是在中國境外進行組織的,採用的是鄰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聖戰主義者”常用的戰術。
  文章認為,中國所面臨的任務是,確定這些襲擊背後的國內外勢力,以及制訂一個計劃來遏制這種暴力。自從2011年以來,新疆發生了大約15起砍人和汽車撞人事件。這種好戰組織的內部網絡很可能已經到位,並可能不斷擴大,從而將為突厥斯坦伊斯蘭黨(TIP)及其親密盟友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IMU)提供更多的機會,將他們的“聖戰”從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擴展到中國境內。
  TIP的代言人角色
  文章說,TIP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大約擁有300到500名武裝分子,而且在土耳其以及或許中亞(筆者2012年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實地調研結果)都有一個網絡。這樣的數字使得它在中國發動叛亂的能力十分有限,因為中國的總人口超過十億。唯一明確顯示TIP是幕後黑手的襲擊事件發生在2011年7月的齋月前夕,新疆喀什發生的汽車衝撞行人事件造成多名路人死亡。TIP還聲稱2012年在新疆與巴基斯坦接壤處附近製造了幾起汽車爆炸事件,它們有可能是其在新疆的組織實施的。
  文章還說,TIP在新疆的主要“附加價值”基本上是,向海外的維吾爾族人提供培訓,或者可能更重要的是,通過各種各樣的維吾爾族人、巴基斯坦人或者中亞商人,在新疆秘密傳播“聖戰”思想和分發培訓材料。
  文章稱,在國際上,TIP已經成為中國維吾爾族武裝分子的具有影響力的促進者和“代言人”,他們對維吾爾族與中國警方或者漢族平民之間的幾乎每一起暴力事件都極盡溢美之詞。相對於經驗豐富的國際“聖戰主義者”而言,TIP頭目阿卜杜拉·曼蘇爾只是名新手,但是他提升了TIP在“基地”組織和其他“聖戰主義者”集團中的形象。
  文章說,“基地”組織領導人,如艾曼·扎瓦希里,現在一般都會提到“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以及其他的“聖戰”戰場,而在敘利亞的“聖戰者”都自豪地提到他們中的武裝人員包括維吾爾族人和皈依伊斯蘭教的漢族人。
  IMU:目光投向“巴基斯坦之母”
  文章說,早在2001年之前,阿富汗就已經出現了維吾爾族好戰分子,TIP僅是在2008年左右才宣告成立的。TIP目前仍然是“聖戰”舞臺上一個相對較新的組織。儘管如此,它已經得益於其他知名“聖戰”領導人的支持。特別是,IMU穆夫提阿布·扎爾·布爾米以著名的反華“聖戰”分子領導人的身份在巴基斯坦登臺亮相,從而導致新疆引起“聖戰者”更多的關註。
  文章稱,與其他“基地”組織頭目不一樣的是,布爾米定期進行反華講經,也許由於他的緬甸背景(他是羅興亞人),他看上去對中國有個人仇怨。
  文章說,2013年9月,布爾米在南瓦濟裡斯坦拉扎講經時宣稱,穆斯林有義務綁架和殺害中國人以及襲擊中國企業,因為他們已經“占領”了巴基斯坦,就像英國東印度公司19世紀在印度所做的那樣。他指責巴基斯坦將“中巴友誼掛在嘴邊”,從中國採購“異教”食品和商品,就好像“從中國政府那裡喝奶”一樣。
  文章還說,布爾米敦促他的追隨者將目光投向“新的超級大國”和“下一個頭號敵人”——中國,既然塔利班已經“大傷美國的元氣”。這表明,布爾米可能會認為,在美國2014年從阿富汗撤走大部分軍隊之後,IMU可以在襲擊中國或者協調訓練TIP襲擊中國方面發揮作用。他在拉扎講經時,繼續進行中美比較。他說:“我們應該知道的一個事實是,美國是巴基斯坦制度和政府之父,而中國是巴基斯坦政府之母。巴基斯坦政府從中國政府那裡喝奶。”
  家園防線:襲擊的政治化
  文章認為,雖然TIP和IMU可能積極從國外推廣“聖戰”,但是衡量它們(或者其他“聖戰”集團)在華影響力的關鍵因素是發生在中國的襲擊事件的政治性質和風格。
  文章稱,烏魯木齊火車站的爆炸襲擊發生在習主席視察新疆後。襲擊者不算“成功”,因為除了他們自己,襲擊只造成一人死亡,但它傳遞的一個信息表明,武裝分子可以隨時隨地發動襲擊。
  文章說,這些自殺式炸彈襲擊是暴恐分子的一個“創新”。雖然TIP與此有關聯沒有被證實,中國宣稱團夥頭目是在巴基斯坦受訓的,這很可能表明TIP脫不了干係。這種襲擊也將與TIP和IMU對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美國、北約和巴基斯坦軍隊發動的自殺爆炸襲擊類似。
  文章還說,最近在北京、昆明、烏魯木齊和廣州發生的襲擊有助於TIP和IMU在美國撤離阿富汗之際,推動中國成為“聖戰主義者”的下一個前線。與此同時,從敘利亞和土耳其到海灣地區,TIP及其支持者網絡與新疆的暴恐分子連成一線的機會越來越大。例如,IMU和TIP有可能與新疆的地下組織聯繫起來,並且招募新人。
  文章認為,暴恐分子的好鬥活動將變得與世界其他地方的“基地”組織武裝行動類似,因為通過在線“聖戰者”視頻,他們可以對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或者敘利亞進行實況培訓,從而發生知識轉移。TIP也可以按照“高加索酋長國”對俄羅斯族人的策略,如此高頻率地攻擊新疆的漢族,從而導致他們離開該地區,並且在漢族和維吾爾族人之間製造深刻的仇恨,從而讓漢族人在新疆變得沒有安全感,不太願意在那裡居住和工作。
  更多境外媒體報道,請見《參考消息》官方網站首頁。網址:  (原標題:北京火車站駐警更新槍支 要求“一槍制敵”)
創作者介紹

宙品企業有限公司

gc20gczb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