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10月25日電 據法國《歐洲時報》英國版報道,作為在英國的少數族裔,華人並不孤單,伊斯蘭人、猶太人、印度人,在爭取政治獨立、維護民族平等的路上,一直在給同樣有深刻屈辱史的華人更多啟示。如果這個事業有成敗階段之分,那麼猶太人算是早已擺脫當年被歧視的命運,在主流社會的各個領域占領頭角;而在印巴社群中,期望爭取更多話語的隊伍也愈加壯大。華人要做的,是傾聽、借鑒,然後學習、行動。
  英聯合工會:工會華人少 無身份者也可加入
  採訪對象:斯圖爾特·克勞斯特維特(Stuart Crosthwaite)
  斯圖爾特·克勞斯特維特是英國聯合工會的社會活動家、作家和研究員。英國邊境管理局(UKBA)是他眼中的“壞家伙”,他也一直密切關註並譴責UKBA的各種劣跡,同時進行相關維護移民權利的社會活動。此次他特地從離倫敦約200英里的謝菲爾德趕到倫敦,參加反對新移民法案的集會游行活動。他說,“此次活動非常棒,能夠增進人們對不公正待遇的意識”。不過,他也是第一次參加華人社群的活動。
  “遺憾的是,這種活動沒有被英國主流群體和媒體瞭解。”作為一個活躍的社會活動者,他是通過密切關註的渠道瞭解到這次活動的。“努力讓英國主流社會團體、主流媒體瞭解到此類活動,也是我的工作內容之一。”
  他表示,一般來說,他們很多抗議示威活動都是通過聯合工會,比如工會中有華人會員和英國本土會員,他們間的交流通過工會的組織,在主流社會中影響較廣。或者,通過政黨、媒體宣傳,“比如Twitter中就有一個專門支持所有英國移民合法權利的小組,可以在這個組中多加宣傳”。
  據斯圖爾特的經驗,華人很少參加工會活動,對此他表示很遺憾。聯合工會專門通過與雇主和政府的有效聯繫,幫助其會員改善生活水準和生活質量,服務成員利益。然而,因為華人會員很少,也很少聽到來自華人方面的訴求。“我們不知道華人的訴求是什麼,也不知道怎樣能夠幫助到華人社群,”他說,“不過,本次活動非常好,可以讓英國民眾人瞭解華人社群的情況。”
  另外,很多華人社群不瞭解,即使是非法移民也可以加入工會,工會並不會去關註會員的簽證狀況。他們也樂意接納不同背景的會員,以便幫他們尋求相關的維權機構的支持。目前,聯合工會中的印巴裔會員較多,不過他也將多參加類似活動,吸引更多少數族裔群體加入,幫他們維權,“Please,join us!”他迫切地說。
  斯圖爾特是南約克郡移民和避難行動小組的秘書,曾廣泛與該區域的移民社區合作。他出版了反驅逐出境運動和活動的書籍,並致力研究和反對無資金援助的移民庇護。
  曾在《衛報》任職、擅長卧底黑工調查的華人記者白曉紅也向記者透露,華人維權在組織方面、實質的根基不太穩定。同時,她認為,有很多其他少數族裔也有許多類似被被掃蕩抓捕非法勞工的問題,比如東歐移民。不過,據白曉紅觀察,很多社群沒有維權得力的一大原因是,大多移民工作者沒有加入英國本土的聯合工會(Unite the Union),而工會其實能很好地幫助工作者維護他們的權益。
  猶太裔:確保和主流政客的聯繫
  採訪對象:傑弗里·阿德曼(Geoffery Alderman)
  猶太社群定居到英格蘭最早可追溯到1066年諾曼征服之後。當時,來自法國和德國的猶太人被允許且鼓勵到英格蘭的大城鎮居留,且僅限於從事天主教徒禁止參與的放貸工作,以填補行業空缺。之後的幾個世紀,猶太人幾經迫害或驅逐,直至1650年左右克倫威爾上臺後,猶太人才被允許重新進入英格蘭領地。
  法國大革命後,英國開始了一系列更加自由開放的改革,去除了之前的一系列歧視法案。19世紀中期,猶太人有權參加議會和地方的選舉、能夠註冊公民婚禮。1858年,猶太人Benjamin Disraeli領導的下議院同意,猶太人入職議會時不需要宣讀基督教誓言,並持續有猶太人在議會中大量游說。到了20世紀,已有很多猶太人加入工會,且相當多的工會領導者為猶太人。
  如今在英國政壇、經濟領域都有猶太族裔的關鍵人物,英國曆史學家傑弗里本人也活躍在英國主流社會舞臺上。
  採訪之初,傑弗里就一直強調,相比英國的穆斯林社群來說,在英的猶太社群是非常小的,大概30萬人。所以更要團結起來,保護猶太人的權益。
  對於猶太社群的成功,他認為,主要是猶太社群的組織良好、組織頭領非常有代表能力、紀律嚴格。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維權運動中做了大量努力,也取得了良好的成績。
  他介紹說,除了猶太人重視教育,確保每個猶太少年大學畢業,受到最好的教育,猶太社群還有其他比如在政治方面的努力,比如猶太人投票給猶太政客的機制,以爭取有更多的猶太人占據重要政治地位,保障猶太社群的權益。
  同時他介紹說,猶太社群非常擅長公關,構建人脈網絡。而且,他們還善於在幕後工作。比如,自從二戰後以來直到近些年,為了抵制猶太人在以色列立國,阿拉伯世界發起了“抵制以色列”運動,在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以及全世界眾多國家進行。該運動宣揚,要切除一切與以色列的關係,包括抵制以色列公司和產品、大學和教員、體育和文化機構等。21世紀初,英國外交部、工會、記者聯盟等對這項運動進行支持。
  傑弗里說,在英的猶太人與英國外交部緊密聯繫,“讓官方感到我們的絕望”。他表示,雖然英國政府支持歐盟立場,宣佈支持“抵制以色列”的運動,但是僅限於理論層面上,事實上並沒有任何相關實質行動。
  另一方面,猶太人也同其他少數族裔合作,比如聯合華人社團,共同英國推進反種族歧視法案《平等法案(Equality Act 2010)》的通過。
  對於如今華人社群的維權運動,傑弗里給了幾點建議:
  1. 應加強華人參政意識,登記投票併為華人投票;
  2. 與國會議員們加強聯繫;
  3. 多邀請他們參加華人活動;
  4.讓英國政客們瞭解並支持華人社群的需求。
  印度裔:團結合作力量更大
  採訪對象:蘇雷什·格羅佛(Suresh Grover)
  The Monitoring Group 負責人蘇雷什·格羅佛生活在印巴商埠緊密聚集的區域(sultan)。與倫敦華埠非常相似,印巴商埠先前也遭遇過UKBA的搜捕黑工大掃蕩活動。
  蘇雷什·格羅佛認為,相比倫敦華埠,他的社群有更強大的政治背景和力量。
  蘇雷什稱,UKBA向英國議會議員保證,今後將不會再有搜捕黑工的大掃蕩行為。他們害怕印度商人和其他社群,因為他們非常團結合作。(楊賽)  (原標題:英國少數族裔的維權之路:團結合作力量更大)
創作者介紹

宙品企業有限公司

gc20gczb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